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Shop | Space

李山:以艺术之名,打开基因的密码 | Absolute Art
2019-05-30 15:28

绝对艺术对话李山

绝对艺术:生物艺术的概念是您自己提出来的吗,您是怎么走向生物艺术的呢?

李山:起初,我在进行这种形式的艺术创作时并没有生物艺术这个概念,而是后来在做展览时被提出。1993年参加完威尼斯双年展,我开始寻求一种艺术的转向。1994年,我去了美国,有意识地做一些知识积累,看了许多关于生命科学的书。虽然我对很多科学知识一知半解,但真正地刺激我的是生命的本质是“信息”,这也是我最后决定走这条路的原因。以前都是从神学、哲学的角度理解生命,然而在纯科学的理解下,你、我只是一个密码的载体。我很失望,有一种挫败感——所有的人都是一串数字,所以我决定一定要把这个问题作为我艺术创作的思考和主要方向。

绝对艺术:您如何界定艺术家、科学家、生物学家呢?

李山:我不想这些事情,人们把我当艺术家,我并不是原来界定的那种艺术家;把我当做科学家,很显然,我做的是伪科学。现在我对于生物学也是一知半解,因为太深奥了。但是我想从这方面去努力,了解更多的东西。科学家不需要具备视觉和空间想象。但是,对于我现在要做的艺术,方案很重要,这个方案要有绝对的理论根据。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它实现的可能性。

绝对艺术:您的绘画和生物艺术的研究有什么联系呢?

李山:其实,绘画作品就是方案,我做了很多方案。我为生物艺术划的界限是,必须是活体、必须是生物材料,必须以基因工程的方式来构建。

绝对艺术:基因工程都是严谨的,而您的草图却是放松的、抽象的、或者偏一些灰色调。您怎么看科学和绘画艺术之间的关系呢?

李山:我有学院派的教育基础,颜色、造型、笔触都有过训练。我的草图是一个自然地渗透。但是这为我做生物艺术也带来很多障碍,我们接受的是学院派教育,我做生物艺术这方面必须把学院派抛弃,非常矛盾,也是非常不容易抛弃的。后来我也和很多艺术家聊过,我把审美的东西带进来,也不会影响我的观念,反而给我的作品带来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绝对艺术:您这次带来的很多作品在视觉上很棒,之前在上海当代艺术馆的作品却受到了大众的质疑,那您为什么要执着地去做观念性的东西呢?

李山:因为我现在做的领域很少人做。我期待后人早晚有一天可以理解我。既然这个社会是向前推进,肯定有一些新领域,就算我不做,将来肯定也有人会涉足。因为科学对艺术的影响是这样,人类的演化进步的动力就是关于科学和艺术。现在所谓的当代艺术也会成为过去的,生物艺术肯定会成为一个重要的领域。

-----

Related Exhibitions:

Li Shan: Decoding 05.18, 2019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19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