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Shop | Space

邬一名:水墨≠东方精神 | Art Absolute
2019-07-30 13:41

9月8日,邬一名作品展“写物”与香格纳上海开幕。展出作品延续了艺术家近年来朴素、雅拙的绘画实验,以一种富有抒写性的方式展现出墨色下的当代图像所反映出情感、人文气息和精神价值。

在近些年越来越转向个人化的创作中,邬一名的作品在当代的图像意识与中国传统的绘画精神之间开辟出“第三条道路”:通过对寻常风物的意态描写,进入到我们对当下经验的深层感知之中。这些作品似乎延续了传统“写意”绘画直白而凝练的笔法,但却不仅限于此。在邬一名所描绘的生活一隅之中,花卉、树影或是都市的灯光都不再以“物”的实在性呈现在观众眼前,取而代之的是抒写生动的墨色和笔触对经验的直接呈现与暴露。

在本次展出的2018年新作《荠菜》系列中,观众得以一窥艺术家在虚实之间对于“物”的描绘和把握。


ART ABSOLUTE与邬一名的对话

ART ABSOLUTE:本次展览包括您2018年创作的最新系列作品,请您先介绍一下这些作品。

邬一名:原来我希望在作品中表现社会问题,描绘城市、社会现象。本次展览也展出一幅2007年的作品,当时表现一些城市白领,他们没有脸部特征,没有个性,虽然穿的西装革履的,貌似时尚。但后来觉得这都是表面的东西,至少我没有经过这样的生活,还是涉及日常的表达更符合我的内心,我想把这种私人化、接地气的东西表现出来,所以慢慢开始改变。
转向私人化后,我开始画一些周围熟悉的朋友,画身边的花花草草。《荠菜》系列则是我近一年左右的创作。

ART ABSOLUTE:这种私人化的表达是否会减弱作品与观者的联系?您如何看待和处理两者间的关系?

邬一名:社会多元化是一个正常现象,如果大家都描绘同一个主题就太无聊了,我喜欢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展览也好,音乐也好,没有一个东西是所有人都喜欢的,我觉得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反而应该强调某种个性化,小众化。一个大的社会方向由无数个小众化现象组成,民国时期丰富的海派、鸳鸯蝴蝶派都是齐头并进,共同构成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ART ABSOLUTE:海派是不是对您的艺术有很大影响?

邬一名: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精神层面的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与三教九流的交往,吃的饭,穿的衣服,共同构成这个人,才出现了这个人的面貌。我的很多作品是无意识的,我的身体就想这样。

ART ABSOLUTE:为什么将展览主题定为“写物”?

邬一名:主题我们一个小组共同讨论的。“物”是生活中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东西,我把它们在作品中进行放大,这背后蕴含有很多思考性的东西。“写”是一个传统词汇,但不是完全照实描摹,而是一种感性的,随意的创作方式。这次展览也是对我近两年创作的思考归纳。

ART ABSOLUTE:您也曾尝试过其他艺术创作形式,但为什么最终还是回到水墨,并坚持了这么多年?

邬一名:宣纸和墨都是很难控制的材料,只能做加法,不能做减法,无法覆盖。有些作品完成了90%,但最后某一笔用错了,就没法改了,所以有很多艺术家不敢用水墨创作。每种艺术都是一座高峰,需要很强大的积累才能登到山顶,既然我已经在水墨道路上走了一半,就想尝试一下自己能不能走到山顶。

中国文化一直追求平淡天真,艺术中的材质和表现手法也是如此,但我在《光》系列中追求一种刺眼的亮,希望将水墨的柔与光的强烈进行碰撞,尝试寻找一种特殊性。其中有些特别亮的颜色,中国传统国画颜料里是没有的,我不得不借用一些丙烯、纺织颜料,我想传统颜料是可以表现这种亮的,只是我还没找到一种非常合适的方式。这种探索过程非常有意思,喜怒哀乐都在其中。

ART ABSOLUTE:很多从事水墨的艺术家,都在试图寻找水墨与当代艺术的结合点,新水墨、实验水墨也曾都盛行一时,但您的作品中似乎没有这些刻意的追求,您如何看待这些水墨艺术运动?

邬一名:我觉得新水墨、实验水墨是一个伪命题,任何个体进行的独特性尝试都可以称为新的、实验性的。许多西方极简主义艺术都带有一种东方美学,比如赖特的流水别墅中有很多自然与人的结合。如果非要把水墨作为东方精神的代名词,那么流水别墅也可以称为水墨建筑。真正的东方精神不是水墨这种材料,而是思想性、精神性的东西。

ART ABSOLUTE:您创作过多幅莲花题材的作品,这总能令人联想起莫奈的睡莲,但显然您不是同莫奈一样追求自然光影的变化,那么为什么会反复描绘同一题材?

邬一名:最早的艺术创作是为了留住景象,让以刹那成为永恒。我反复描绘荷花,也是希望可以让它的丰富性,至少在某一个创作时间段内停住。另一个因为是,我表现荷花的欲望还没有停住,创作欲望对于任何职业都很重要。

我描绘的对象都是生活中见到的,比较有感触的,比如荠菜本身只是一种野菜,也不具有观赏价值,但上海人把它做成美食,它便对人产生了一种滋养作用,我对荠菜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接下来我可能也会创作一系列与吃有关的主题。

-----

Related Artists: WU YIMING 邬一名

Related Exhibitions:

WU Yiming: Painting the Banal 09.08, 2018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19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