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Shop | Space

邬一名:9102年,消失的文人气质与水墨精神 | 喜马拉雅美术馆 客厅FM
2019-07-30 13:41

SHM:你怎么看待当代的水墨精神?

邬一名:水墨精神先追本溯源。据我个人了解传统概念上的水墨画从唐代王维开始。同时期,佛教在中国已经也有了很大影响,尤其慧能禅宗的出现,得到了文人高度认可。对“道”的参悟从繁复的渐修变成直接明了的顿悟,不强调技术,注重文人的心性、意境。纯粹的水墨画可以是黑白二色,应该也是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图示说明。所以传统的水墨精神是充满哲学的。这一水墨精神理念持续到今天,当然早已式微。

当代水墨之所以还更多地停留在材料、技术层面。第一,因为主体消亡了,传统意义上的文人士大夫没有了;第二,受释家影响的淡泊名利、超然物外仍然是一部分文化人的精神标格,但和今天普遍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价值追求并不合拍。


SHM :你认为如今还有文人存在吗?

邬一名:首先,文人是一个什么概念?文人士大夫就是中国古代官僚阶层的后备役。因为士大夫科举考试,目的是出将入相。出,兼济天下;归,独善其身。今天的艺术家和官僚完全是两个系统,因此文人何在?或者也可以引申为现在还有没有文人画这个概念,也是现在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我认为完全没有。

它背后的最大问题是庙堂文化与隐逸文化的对抗,换句话说,它是一种人格补偿。庙堂里文人士大夫就是皇帝的一个家奴,是皇权的一个维护者而已,但他内心仍有人格追求,文人画像是一种内心补偿。

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各个领域便开始从神到人的关注转变,这也正是人格精神的发扬。但是直到今天,拥有璀璨艺术史文明的我们也没解决关于人本身的问题。反观西方的今天,多元化的文化基本反应了当代人的各种思维、思想。而今天的中国文化人或知识分子,人格上基本都是缺失的,包括我自己。


SHM:谈谈你最近的个人创作吧?

邬一名:我一直在画植物、物体光影,描绘日常生活中观察到的一些具体的事物。我希望通过这些事物来组织一个我的精神世界——即对当代社会、文化的看法。

绘画还有多少空间?前人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只能从自己身边出发,希望挖掘个人纯粹的内心感悟,并用我自己擅长的最自然的方式表达出来。


SHM:谢德庆2000年之前做行为艺术,之后就声称自己不做艺术而好好生活了。

邬一名:我非常佩服这个人,首先他伟大在作品的观念非常了不起,所针对的社会问题表达是很充分的;另外一个伟大之处在于他用一生实践个人艺术观点,他是为了精神而活着的人。


SHM:他跟正常人相比起来更极端吧?

邬一名:对于是否过于极端这个问题,我觉得所谓的“正常人”应该有很多种,他是其中的一种,因为超越了大多数人的思维和概念,所以会觉得有些极端。判断正常与不正常的人,应审视这个人是否致力于精神文化层面的追求。精神文明的发展,推动了人类从猿变成人。在某种角度上谢德庆应该更正常、更像人,我们更动物性。


SHM:“谢赫六法”中最高的评判标准是“气韵生动”,你认为它可以用来评判印象派的画吗?

邬一名:我认为“气韵生动”可以评判所有的画,除了AI创作的作品。一切带有创作者情感的作品都可以用“气韵生动”来衡量。某些抽象作品也有气韵,只是形式上如何去理解的问题。


SHM:“气韵生动”的评判标准是怎样的?

邬一名:中国传统的文艺评判中,有无“诗性”是可以判断是否“气韵生动”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而“诗性”在某种角度上是反逻辑的,它兼有跳跃、反复、叠置、重复等,在中国文化里面处处显现。“气韵生动”是提纲契领地把握某种境界,是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文化现象的概括。我个人认为在今天对于“气韵生动”的评判标准非常个人化,尤其在如此多元化的现代社会中,很少一部分人能与你发生共鸣,你只要感悟你自己的“诗意”就可以了,就是“气韵生动“了。但是真正伟大的作品(包括绘画、音乐、建筑等等)可以超越时代,一直被“生动”下去......

-----

Related Artists: WU YIMING 邬一名

Related Exhibitions:

WU Yiming: Painting the Banal 09.08, 2018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19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