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邵一:图腾是再造“物”的精神 | 雅昌艺术网
2021-12-23 15:25

采访: 罗书银

导言:2015年4月12日,北京香格纳画廊的空间,被布置成了一个"施工现场",这里展示的是艺术家邵一最新的一组装置作品,在两年前,艺术家就已经开始思考本次展览的呈现。展览命名为“造图腾”,在艺术家的理解中,图腾是人们对已失去实用价值的物再附加的精神,而在“图腾”之前的“造”则可以有多种的解读,可以是编造,也可以是制造,还可以是创造······

展览所展出的作品为:两件由螺纹钢材料制成的类似某种图腾的装置;还有一件玻璃制作的作品及一组铁片的装置。对于这些作品,艺术家没有去赋予具体的标签来阐释他究竟想表达什么。在接受雅昌艺术网的采访时,他谈到:“我不喜欢阐释自己的作品,因为我的作品一直以来就很难去明确的定义,我只是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我在其中的思考是很明确的。就比如这场展览,你可以把作品看做是某种图腾,也可以把整个展览看做某个施工现场,还可以联想到拆迁,当然也可以是与建筑和空间有关系的······重要的不是我去阐释,而是观众自己到展厅去感受”。

在种种的疑惑驱使下,我开始尝试去了解艺术家的个人经历,慢慢地解开了这位艺术家做艺术的初衷和他对艺术的思考,以及在这个思考下,这场展览所表达的东西:



有关个展:“造图腾”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名字叫“造图腾”,您对图腾的理解是怎样的?

邵一:我对图腾的理解是最简单的,就是它本身的概念,我觉得图腾更多的是一个形象或物体,再附加一种灵魂或精神层面的东西。

所谓图腾的定义,是以前对一个东西的认定,时间过去之后,这个东西的意义会变得不一样。比如很多东西使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整个社会结构的变化就不使用了,那个东西会变成一个精神上的东西,从实用层面上已经丧失了功能,但附加了精神层面的东西在里边,于是慢慢地成了一种图腾。以前我也做过一批作品,用了民间使用的很多物,比如说剪刀、镜子,耕田的篱,特别是木工里边鲁班当时用的一些工具等,这些现在都变成了可以是镇宅、或辟邪的东西,有一种附加的精神层面的内容在上面,虽然还是那个物,但在民间或老百姓的心目当中对其所具有的神性是没有怀疑的。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表现方式与之前的作品有哪些不同?

邵一:我的创作肯定是不会重复一些问题的,每次创作的出发点都是:针对这个问题以这样的表现方式之前没有人做过,有一些可能是因为互相之间不了解造成了撞车。撞车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么多年下来什么东西都做过了,这个回避不了。形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你怎么想、怎么做的问题,更多的是你自己思想层面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这个展览的主题,还有一个“造”,这个造字是创造的意思吗?

邵一:肯定有,但更多的是一种想象,可能是一种编造,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想象,比如说我预言一百年以后这个东西是一个图腾,这个也是“造”。

雅昌艺术网:这个东西是特指什么吗?

邵一:没有具体特指,是我自己对物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肯定是自己的一些经历、阅历各方面的东西综合起来的,当我看到这个东西时,我觉得它对我是有刺激的。因为我会涉及到很多材料,也会思考这个材料跟我之间发生了什么。比如去年我在杭州的一个艺术空间做了一个水滴的作品,在尼龙绳鱼线上放一个水滴,整个作品只能保存1个小时左右。我说这个作品的意思是我会对各种材料有一种理解,思考它跟我之间发生的一个关系。
    
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尝试了各种各样不同的材料,而且有些是现成品,这是您对于物的思考吗?

邵一: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作品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不能定义为现成品。我觉得把它当做一个物品或者是一个物件会更贴切一些。

我一直在思考的是:这个物件跟灵之间的关系。我们说万物都有灵性,这个是物跟灵之间的一个关系。我自己想象物和灵之间有几种状态:有一种物件是看得到、摸得到的,这种我们统称为“物”,在这个“物”里边也同时存在着它的灵性;还有一种是看不到,摸不到的,比如说温度、光、空气,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感觉的到,这里边也有它的灵性;另外一种可能是也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但是也有灵性,这种灵性可能是通过你的思想,精神才能体会得到。大概存在这三种状态。我觉得不管是哪种状态都是存在着灵性的,就像我这次展览用了螺纹钢这个材料,可能就有它特殊的一种灵性在里边。反过来我用比较柔的,比如水也有它的灵性。

雅昌艺术网:这是您创作一直想要去探讨的问题?

邵一:其实很多哲学、宗教里边都解决了这些问题,不需要我们去探讨。因为我自己对佛教很感兴趣,佛教完全解决了有跟无,因缘所生这些问题。我说的这个问题是我看到一个东西以后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我从哪里来的?然后我就想,我跟它之间发生了一个什么关系,我的创作可能是从这里出来的。

雅昌艺术网:这一次展览的这些作品好像很难从形象本身去确定所表达的东西?

邵一:是的,这是我一直做作品的方式。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长期在创作的艺术家,不是说我要拿出一个东西去表达什么,没有那么明确。因为我们生存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这些事情在作品里都有所体现,在创作的时候要想这么多,我会很累,其实很多东西本身都存在。我是属于特别不愿意解释作品的人,我本身口才也不好,我觉得不同阅历的人看作品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如果我说了一二三,你可能理解成一二三,所以我没有必要框死。每个人看我的这些作品所想到的、看到的,都不同,我有没有?可能也有,但是比重不一样而已。

在做具体作品时,是根据物件本身,和造型的关系做出来的。用螺纹钢做的两个大型装置作品,我就是想营造出一种图腾的感觉,当然你也可以想象成纪念碑或是其他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关于这个展览呈现的内容,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并计划的?

邵一:大概两年前,其实我自己的创作思路是很清晰的,可能因为我展览不多,让人看到的概率比较小,所以别人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在干嘛,包括将来我要干什么。只是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东西以后慢慢地对我的创作有所了解。

雅昌艺术网:您所呈现的作品应该与您的知识积累,人生经验都有关系。能不能聊一下您大概的个人经历?

邵一:我是杭州人,虽然一直喜欢艺术,但我没有受过正规艺术的教育,唯一一个经历是当时中国美院新媒体系刚成立的时候,上过一年的研修班。但是我觉得自己在艺术创作上的想法并不是靠那一年,这个东西完全是以前就积累下来的。我从80年代开始就一直很向往做艺术,觉得这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一个事情,虽然中间做过很多别的工作,但最后还是回归到这条路上来。

这个决定是2000年做的,2000年以前我一直在纠结,最早应该是96、97年的时候就想把前面的事情抛开做艺术,结果一年一年地往后拖,差不多到99年的时候下决心,2000年以后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非得要干这个事情,所以到2000年以后基本上跟前面的事情划了一条很清晰的界线。

雅昌艺术网:80年代您是受到了当时的新潮美术运动的影响吗?

邵一:肯定有关,因为“85新空间”这个展览当时我看了现场,给我很大的刺激,那个时候我在学画,准备考学,虽然后来没有选择考美院,但当时的整个艺术氛围,以及后来认识的一些人基本奠定了我做艺术的方向。

雅昌艺术网:当时您认识了哪些人?

邵一:“85新空间”那批人:张培力、耿建翌他们。我那个时候跟他们不认识,后来才认识,他们85年做展览时我刚刚高中毕业,正在学画准备考学,当时受到最多的影响就是印象派,印象派以后我们也会接触当代艺术,但是不会当做一回事。因为当时还在讲究笔触、色调这些技法上的一些东西。“85新空间”展览之后,我突然觉得艺术还可以这么做。85到87年,这三年的时间对我刺激很大,看了很多当代先锋艺术展,完全改变了我对艺术的看法,在当时那个年代,我觉得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整个时代都受到了这场思潮的冲击。

雅昌艺术网:您八十年代受到了这个思潮的影响,当时有做作品吗?

邵一:当时是把做作品当做玩儿,现在想起来也是蛮可惜的,因为我们没有做记录,比如有一次,我们几个一起学画的朋友、同学买了很多油漆,把我们住的萧山城区大街小巷的墙上、地上都画满了东西,第二天我们还去听别人怎么评价这个东西。那个年代我们这种玩的人很多的,各个地区都有。只是有一部分人记录下来,被认定了就留下来了。

雅昌艺术网:您是不是从80年代到2000年之间都没有做艺术,而是从事了很多其他的行业?

邵一:算是从事了很多的行业,当时父母还挺担心的,他们觉得你这个人这个事情也搞不好,那个事情也搞不好。记得当时我跟我爸很明确地说,其实我是非常专一的,我就想做艺术这件事情,但是一直没做,但他都不以为然,一直到去年我爸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你爸说你做事情很坚持,我说他以前不这么说我的。直到现在他们才了解我当时说那个话的意思。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中途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到2000年左右才开始做艺术?

邵一:现在看才发现原来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时候看觉得没什么,只不过是今年和去年的区别。比如我86年想考北京电影学院没考上,87年还要去考,当时在一个工厂里工作,考试的话需要厂里开介绍信,厂长同意才可以,那个时候的厂长跟我关系还好,所以同意86年去考了,但我87年还要去考,他就说去年让你考了,今年你别去考,明年再让你去,这一晃就过去一年。88年我又想去考突然厂长换掉了,新厂长不同意,我一来气就辞职了,那个时候我工作很好,在印刷厂里边做设计,这种工作很难得,而且是国营单位,当时家里人都受不了,这么好的铁饭碗都不要了!就是这种经历一点一点地过来。

雅昌艺术网:中途有做过多少其他的行业?

邵一:基本上都是跟美术相关的,我肯定不会做生意了,我也做不好生意,只不过后来慢慢有一些也变成生意,比如装修、接工程、还是跟这个专业有关,我做装修也是一开始做设计,画图纸、效果图,后来到施工环节,必须要画施工图,我就要了解施工怎么做,然后找工人,就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雅昌艺术网:80年代改变了您对艺术的看法,从开始做艺术起,是不是就放弃了传统的艺术形式?

邵一:肯定的,因为我前面一直关注的是当代,哪怕是中间没有做艺术的状态,我关注的也是这些东西,我对其他的根本没想过,有时候我觉得挺奇怪,感觉我从开始到最后,在选择做艺术,做什么样的艺术时都没有一点犹豫。

雅昌艺术网:这之后您一直处于做作品的状态?

邵一:到04、05年的时候也停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商业开始慢慢火起来了,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我对当时的环境非常反感。因为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是很纯洁的,但当时我感觉纯洁被玷污了,特别是当时杭州、上海有一些经常聊天谈论的一些朋友,大家聊天时,我就表露了很反感的一面,后来说着说着,我说如果是这样我就不干了,对我来说这样干艺术没有意义。

基本上有两年时间我就在家呆着,什么人也没见,一直到06年以后。那两年我基本上都在想搞清楚一个问题。后来我花了两、三个月,一个人往西藏、新疆、内蒙古走了一圈,那一圈走下来以后似乎好像想明白了很多问题。我要做!艺术对我来说是放不下的一个东西,所以我还是做了,但是我想明白了这个东西,不是纠结在商不商业或者怎样的一个问题上面,而是我们一直要对艺术进行一个反思,不管在哪个阶段都需要去反思。

到08年金融危机前,我那个时候在杭州有几个比较聊得来的朋友,我们一起想做一些活动、玩一些事情,一直在弄,一次一次的没有做成,后来做了一个小制作的作品,就做起来了。其实我们做小制作的时候想法非常简单,没有别的任何的计划。碰巧正好是金融危机,当时普遍的倾向是大制作的作品,反倒小制作变成了一个流行的手法或者是一个语言。那个时候很多人关注小制作,结果我们做小制作变成挺有想法的一个事情。到现在看很多展览,又觉得作品都是小清新的感觉。

雅昌艺术网:所以现在你的作品变成大体量,给人很坚硬的,很冰冷的感觉?

邵一:不是我特意要呈现那样的感觉,这个本身就是我自己想要表达的,而且是我特别有感觉的一种东西,这个跟我当初做装修、搞建筑有一定关系,因为我自己有这个经历跟阅历在里边,同时,我也在看别的展览,很多都是干干净净,小清新的感觉,这次的作品又与这些有反差。

雅昌艺术网:应该说您的创作就是不给自己确定的某种定义,在不断地挑战,把自己置身在体制之外?

邵一:有可能,我是反对体制化的东西。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是这样,我不会把艺术当做一个职业或者是一个什么经营手段。

-----

Related Artists: SHAO YI 邵一

Related Exhibitions:

Shao Yi: Totem Producing 04.12, 2015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