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End of Heat - Flare | ShanghART WeChat
2022-09-23 14:48

炎热过半,出暑至凉。香格纳画廊将于2022年9月2日起呈现夏末特展《处暑札记》,一直持续至10月底。展览将以三个篇章“耀斑、痕迹、行吟”展开,围绕十多位艺术家的作品,涵盖摄影、绘画、装置、雕塑及影像。展览从创作本身出发,梳理艺术家在创作时对材料的使用与表达,探讨其艺术世界的创作构思。

“耀斑” 是为光的极限,是光最为强烈的表达。在本篇章中,展览将展出三位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分别为“用摄影进行光之绘画”的蒋鹏奕、“将光用作氛围渲染介质”的陈维、“把光作为视觉认知媒介,从而展开极致探究”的刘月。通过展现三位艺术家作品,向观众阐述其对“光”的不同理解及在创作中的运用。

- 蒋鹏奕
将摄影作为主要创作方式的蒋鹏奕,专注于探究摄影的原初属性,不断拓展摄影作为创作媒介可产生的创作表达,通过材料、技法、偶发的灵光等不断突破摄影创作的边界。

“光”是摄影的必备元素,蒋鹏奕着迷于对“光的领会与实践”。在他创作的各系列作品中,“光”不再是摄影恒定存在的旁观者,而是同样并置于其他材料,控制其变量,实验性地对“光”进行干预,并测验与其他材料的各类反应。“光”在蒋鹏奕的摄影中,犹如画笔,而底片则作为画布,在控制与偶发之间,最终落定于底片上并显像于眼前。

“蒋鹏奕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关注光的形态以及光的再现问题的极少数人之一。”— 评论人顾铮

《幽暗之爱》系列是蒋鹏奕对摄影与光及呈现关系的探讨,并突破其边界的早期系列。“一只、几只或者数十只萤火虫,装入有黑白胶片的暗箱中,任他们自由爬行或者飞行,持续的发出求偶的闪光信号。在其短暂的生命期里,萤火虫在底片上留下某一段、或者一生的,可见的生命轨迹。”《幽暗之爱》系列在突破摄影技术边界的同时,也是对璀璨生命体的绚烂致礼。

艺术的魅力在于从偶发与意外中获取想象,在对“光”的设想与大量试验中,蒋鹏奕形成了《自迹》系列。《自迹》系列是利用8x10英寸宝丽来独有的特性创作出来的作品。在柔软的感光载体上,双手留下刹那折叠出的痕迹,在底片上留下似一道窄门的光束,如去往未知,细小刚直坚定。

- 陈维
若无法搬运现实中的“光”,那便将“光”成为布景,置入构建的世界。陈维的创作常以舞台装置和情境再造的方式呈现于摄影之中。“光”是陈维在摄影置景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介质,更是作为氛围渲染的直接传递者。

“光”常带给人以情绪影响,所以现实中的光总匹配着不同的场景,安静/热烈、静谧/躁动,总有着合理地呈现。而陈维的摄影,虽是与生活场景有着某种相似性,却充满着陌生感与不真实感。除去其再造场景中设置的诗一般巧妙的不合理,其在摄影时布的“光”则在景物的整体上悄然蒙上一层滤镜,对光的“设置”被隐藏为氛围的渲染,使观众在自然而然中感受作品中的情绪表达,又因其暗藏于合理内的不合理而产生距离与神秘感。陈维作品中的“光”,以及映染上“光”后物的色彩,虽是静止的摄影,但却似有乐章流动,时间流淌。

- 刘月
刘月的创作有着多样的呈现形式,摄影、雕塑以及装置。形式于他,是对认知研究的提问方式、过程记录或试验结果。在刘月有时荒诞未明的摄影作品背后是他一系列对“视觉”的认知研究。而“光”作为视觉认知的主要媒介,刘月围绕其不断发问并反复试验从而达到对视觉认知的极致探究。

“黑夜中双眼是看不见任何目标和具体的形状的,我们的视觉认知需要光线协助。”——刘月

眼睛是获取信息时最易受到影响且产生偏差的感官。而“光”则在产生偏差时给到了一定的协助与肯定,在刘月多个与“光”有关的视觉认知研究中,艺术家反复提出“人 — 看物体 — 获取信息”中, “光”的参与是辅助还是干扰等疑问并展开探究的实践。

《让增益无线接近自身》系列,是刘月在平常物上进行过度曝光地拍摄。使原本带有信息可被阅读的物体,在“光”的扰乱与艺术家的处理下不可再还原原本的信息属性。无论原本物体的信息为何,此刻记录的是“光”原本塑造形体之外的最常态,展现“光”在绑架物质属性后自身的面貌。

-----

Related Artists: JIANG PENGYI 蒋鹏奕 LIU YUE 刘月 CHEN WEI 陈维

Related Exhibitions:

End of Heat | Section 1: Flare 09.02, 2022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